bet360-360bet体育-best365体育app

您的位置 >> bet360 >> 德育建设>>研究性学习>>过程和成果>> 正文

对钱钟书与《围城》的探究

发表日期:2007/10/14 16:38:46 出处:佚名 编辑:佚名 有1810位读者读过

课题题目:对钱钟书与《围城》的探究

年级:高一(7

引导教师:施晓庆

时间:20063月—20075

课题成员:张燕萍  高枫彬 陈志浩  王玉  韩静  魏振国

主导课程:语文

相关课程:历史

一.背景说明:

当代社会,各种高科技产品的频频产生,学科的增多,人们的娱乐方式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新科技的热棒,冷落传统学问,网络小说,漫画的极度盛行使各种无价的书籍遭到唾弃。学业的繁重,学生的无奈,家长的心愿。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仅可以丰富课处常识,更能提高自身修养,也对社会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二.课题的目的与意义:

提高学生的课外阅读能力,了解近现代中国文学大师和其著作,丰富学生的文学常识使学生对名著产生一定的兴趣从而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

三.活动计划:

①通过网络方式或书籍资料查找本书的写作背景,编辑的人生经历。

②了解本书内容,其所表达的含义。

③组员进取不同的人物发表看法并相互讨论。

④对本书进行深入研究并对部分小节进行阅读简述。

四 预期成果:形成小论文

  表达形式:文字

六 过程记录:①初步了解文学大师钱钟书与《围城》的基本内容。

② 通过多种方式查找本书的写作背景。

③对各种不同的人物发表不同的看法并分析其心理特征。

④最后,对论钱钟书《围城》的艺术特色进行探究.

《钱钟书与〈围城〉》课题开题报告

一.从《围城》浅析钱钟书的小说创作背景以及创作心理

1.钱钟书的出生与创作背景

钱钟书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从小他就接受经史子集的熏陶,在青年时期,他便成为一个出色的旧体诗诗人,陈石遗(陈衍)先生评价其旧体诗“……文字淹雅,不屑朽然张架子,喜冶诗,有性情,有兴会……”,由此可见,无论在常识体系上还是在创作情怀上,钱钟书与中国文学传统有很深的亲缘,然而,他的才学常识不仅限于此,一九三三年清华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光华大学教了两年英语,一九三五年考取英庚款到英国牛津留学,一九三七年得副博士(B.Litt)学位,然后与其妻杨绛到法国,入巴黎大学进修。他非常重视西方思想家的著作,尽管他并不一定赞同这些思想家的思想体系,却非常重视他们的某些具体论断。故而使其作品又有更强烈的现代色彩。原因在于他这个时期完成了从以社会伦理为本体的传统忧患意识到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的心理转型。然而,钱钟书作为一个对西方文学传统和现代思潮颇有研究的现代作家,他与中国文学传统的深切亲缘并没有产生像林语堂那样的归附意识,而是予以冷峻的现代观照。他为《中国年鉴》(1944-1945)写的《中国文学》一文,他对中国小说的评论“中国讽刺作家只徘徊在表层,从未深入探察人性的根本颓败……”。1945年正是钱钟书小说创作的高峰期。他对中国小说作出这样锐利的批判,鲜明地透露出他自己的创作心理意向:摒弃那种温和的取笑,代之以对人性弱点和人性困境的探察,对学问人格作出极其深刻的心理审视和道德批判。从而呈现出与传统忧患意识常有的那种沉郁缠绵格调迥然不同的气质:觉醒和警悟。

2.<<围城>>中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

这种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在钱种书身上表现以下方面:

(1)对整个人类意义上的人性弱点和人性困境的揭示。

柏格森曾说“再没有比虚荣心更浮又更深植的缺点了”。钱钟书的《围城》是扎在人性那颗鼓胀起勃的虚荣心上的一根刺,在《围城》里,虚荣满街在跑,如苍蝇灰尘,飞粘在每一个人身上,买假文凭的方鸿渐,伪造剧作家签名赠书的范小姐等等.又如三闾大学教授们谈起往日的荣光无不得意地长叹,汪处厚挂念在南京的房产,陆子潇说在抗战前有三个女人抢着嫁他,李梅亭在上海闸北“补筑”了一所洋房,方鸿渐也把沦陷区的故宅夸大了几倍,所以日本人能烧杀抢掠虚荣心里的空中楼阁的房子,乌托邦的产业和单相思的姻缘。无独有偶,当方鸿渐夫妇搬入新居时,妯娌俩连袂名为道喜,实为“侦查”时,都向孙柔嘉虚报当年的嫁妆,一个说家俱堆满了新房,一个说衣服多得穿不完。这里形成很有意味的对称结构,一是喝过洋墨水的大学教授,一是不通文墨的粗俗妇人,高雅与粗俗相距甚远,但在虚荣心上具有惊人的一致。我认为钱钟书是刻意设置这种对称结构,他要通过虚荣心这一普遍的人性弱点来描写来揭示人性的颓败,自然而然由男及女,由上层到下层,由有知到无知。所以读过《围城》的人都说,钱钟书是对人类虚荣心有高度兴趣的作家。他对人性弱质的高度兴趣促使他严肃地思考现代文明与人类颓败的关系;促使他深入体察辗转于现代文明重压下的人性困境。当大家对钱钟书的忧患意识大致作了勾勒之后,就会发现他对学问,人生,人性的文学思考是那么真挚和警拔,它再也不是那种有感伤色彩的哀怨掩抑,悲慨兴怀,而是一种以人类学哲学为本体的现代忧患意识。这一点,钱钟书与鲁迅又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旧体诗中所流露出的传统忧患意识要比小说散文中浓烈得多。钱钟书的小说散文的色调以幽冷著称,情感浓度变化起伏不定,在遣怀,警世的不同文体选择中,他的小说散文中倒是少有传统忧患意识,更多的是深广的现代忧患意识。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鲁迅和钱钟书在起点和终点上都鲜明地代表了中国传统忧患意识的现代心理转型。但是随着中国社会变革日趋激促和民族危难的日益深重,那种“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雄沉浑浩的忧患意识又以千汇万状之势扑卷而来,这是历史的必然,在民生如芥,民族忍辱的时代,“大雅”初寂未定,哀怨又起骚人。在此再也没有可能对人生人类做哲学思考了. 正如有学者所云:“充满苦难的中国社会,难以找出一间浮士德式的书斋,供常识者作哲学沉思了”。但是,作为大学教授的钱钟书是个罕见的例外,他拥有相对宁静的书斋生涯,本人又是学贯中西有着很好哲学思维的学者型作家。这样,开始呈不断弱化之势的现代忧患意识在钱钟书创作中出现一次复归和反弹。在对生命存在的学问哲学反思上,鲁迅和钱钟书都以坚劲的否定性力量透视以恶为形式的人性弱质,但侧重有所不同,鲁迅着眼于它的阶级性和族类性,而钱钟书则究心于它的人类性。如果说鲁迅是一个坚强的斗士,荷戟于人生深处呐喊以醒世,那么钱钟书是一睿智之学者,执卷于人生边上欣然独笑以醒世。一个说是“把屠夫的凶残化为一笑”,一个说是媚俗卖笑。这是真正觉醒者的冷笑,冷峻和尖刻,挚热而深沉。 

(2)对整个人类学问的精神境遇有着深刻和真挚的关注。

具体表现在两方面:首先是对整个人类内部(人己之间)的精神沟通的高度关注。钱钟书身上有一种极其强烈类的意识,这种“类”不是阶层的职业的乃至民族的“类”,而是取整个人类意义上的极大“类”。就以《围城》来说,在他的序言中这样说:“在这本书里,我想写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写这类人,我没有忘记他们是人类,只是人类,具有无毛两足动物的基本根性。……”钱钟书明确地说他最终的兴趣不在他自己归属的常识阶层这一小类,也不在于中国的族类,而是整个两足无毛,圆颅方趾的人类。钱钟书执著地追求一种类性相通的精神境界。在人与人创造的学问层面上,人类创造物的精神属性有着比较彻底的同一性,在1945年12月发表的《谈中国诗》一文中,钱钟书称:中国诗并没有特别“中国”的地方,中国诗只是诗,它该是诗,比它是“中国的” 更重要。好比一个人,不管是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总是人。这也印证了他在别处对所谓中西学问比较的激烈否定。钱钟书在《围城》里过深刻的譬况:“……黑夜里两条船相迎擦过,一个在这条船上瞥见对面船舱的灯光里正是自己梦寐不忘的脸,没有来得及叫唤,彼此早已距离远了。这一刹那的接近,反见得睽隔的渺茫”。这里不仅仅指男女违乖之象,更重要的是学问精神隔阂的象征。是钱钟书对人类学问精神孤寂深刻敏感的表征。

其次是追求整个人类与外部世界(人物之间)高度合一的宇宙意识。二与大多数中国当代先锋作家相比,钱钟书受过西方非理性主义深刻的洗礼,而他的作品又反而透示出极其强烈的理性精神。钱钟书能达到“无痕有味”的境界,标明他完成了另一次心理转型:从非理性主义到现代理性主义的心理转型。 有强烈的情绪情感因素,而是说与理性色彩极浓的冷峻观照相比,情绪不再张扬,反而显得节制,情感也不那么抒张,反而显得敛聚。在钱钟书的艺术传达中,自觉地把哲理品格作为最高的追求,形象的描写逐渐向哲理品格的陶铸推移,从而呈现由形而下的形体性向形而上的精神性递进的趋势。不妨以《围城》的揭题的情形为例:  这船,依仗人的机巧,载满人的扰攘,寄满人的希翼,热闹地行着,每分钟报沾污了人气的一小方水面,还给那无情,无尽,无际的大海。(《围城》第一章第二段结句) 

  上述语句段落,音节铿锵,词采宏壮,其中腾涌的感情是丰盈而绵密,沉郁而昂扬。尤其是《围城》的尾声,诚如杨绛所评的令人“回肠荡气”。钱钟书创作的艺术情感峰值在结句出现的事实,充分说明他在创作过程中情感受抑的严重程度,没有前面过多的压抑,就不会有最后的反弹和喷薄。 

(3)钱钟书的创作代表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智性型作家群最高的文学成就。

他的创作可以视作为对整个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一个“偏见”——一个偏离文学发展主潮的作家隔岸观火照中发表的精审的见解。 

20世纪中国文学精神的主潮是情性的高涨,智性型作家如宗白华,许地山,冰心,废名,卞之琳,冯至,钱钟书等,其中不乏雄视一代之才,但终未能成大格局来力挽狂澜;梁实秋对文学纪律的谆谆告诫声,在山呼海啸的浪潮中微若蚊蝇,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迂执可笑。因此,正如有的学者指出,中国现代文学一直存在着“情大于理”的倾向。 在此情形下,钱钟书旁逸出文学主题,偏离了历史发展的中轴线。现代中国最核心的问题不是整个人类生存困境的焦虑,而是中华民族生存的危机;不是以理节情式的平和敛抑,而是高歌入云的昂扬亢奋。而钱钟书恰恰相反,不是积极介入,而是相对沉着地观照,他不像鲁迅那样荷戟血刃,而是执卷旁观。这就造成一种过于强调文学自身的审美规律性而忽视文学社会教化功能性的理性的“偏见”,正是在这一点上,钱钟书不期然以“偏见”自况。 这种理性的偏见在钱钟书身上表现为有一定审美间距的刺透性观照,这种观照因而往往以从上到下俯视的方式出现,更具有一股审视的气势。刺透性的观照成为钱钟书的一种生存方式,严格来说,钱钟书的本色不是作家,也不是学者,而是一个书评家,他一生都以一个书评家的面目出现,以评点的方式观人阅世。而他的文学创作又是对人生这本大书的评点,如他《写在人生边上》序文所云。因而刺透性的观照把作家的钱钟书与学者的钱钟书化通为一,也就是说在“化”这一层上,钱钟书的文学批评往往是一种创作,他的确创作又是一种批评。 

.论钱钟书《围城》的艺术特色

当代著名作家钱钟书的《围城》是一篇“五四”以后新文学中的—部批判现实主义杰作,它不仅具有显明的艺术特色,它的文学艺术成也是十分突出的。在当今文坛上就有新《儒林外史》的美誉,作家以幽默、辛辣的笔法讽刺时态弊端。语言风趣幽默,妙趣横生。人物形象丰富、生动,令人赞叹的精辟比喻,机智的反语、双关、谐音、对仗、警句格言,古今中外的典故、逸闯,纷至沓来。采用独特的象征,蕴含着深刻的社会意义和人生哲理;以漫画式的笔法讽刺时弊,描摹人物世态,调侃“芸芸众生”,神形惟妙惟肖地描绘出各色男女在特定的场合下的所思所想,传达出人物瞬间所萌发的情思与微妙的心理情绪

1.   幽默的形象讽刺

作家笔下的人物形象具有显明的个性,众多人物被作家惟妙惟肖地勾画出来,一幅幅活灵活现的形象感染读者。在描写苏文纨所请的朋友沈太太时,“她眼睛两个黑袋,像圆壳行军热水瓶,想是储蓄多情的熟泪,嘴唇涂的浓胭脂给唾沫带进了嘴,把黯黄崎岖的牙齿染道红痕,血淋淋的像侦探小说里谋杀案的线索。”在这里运用几个想象奇特的比喻,读后,不禁让读者浮想联翩,把沈太大的形象鲜明的展现在读者面前。

《围城》中对每个出场的人物进行形象描写时,对其进行一番讽刺的、刻意的运用,此类描写手法含蓄,令其形神毕露。例如出场一次的“哲学家”褚慎明,他的名气是*同外国著名哲学家通信和会面猎取来的。当他沾沾自喜吹嘘他同罗素会面的对话时,其实是在揭露自己的空虚和无聊。其实每位读者可以轻易的看出。再如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自称是一位研究生物的老科学家,但大家却看不到他的科学家风范。其实是一位心术不正的学界官僚,他本身就是那所黑暗腐败的大学的化身。自称“诗人”,的曹元朗,其实也是一位好色贪杯玩弄权术的学界文痞。还有韩学愈从美国的爱尔兰骗子那里买了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博士文凭,骗取了大学教的头衔,还让他的白俄妻子冒充美国国籍,以便到英文外语系任英语教授。为了杜绝后患,他勾结陆子潇,教唆学生蓄意搞垮方鸿渐,勾勒出了一个厚颜无耻、*险残毒之徒。像这样的事例,在《围城》中随处可见。每一个人物,在作家的笔下化作一幅幅讽刺性的漫画。大家在不知不觉中就会体验到并享受阅读的快乐。

2.微妙至极的心理讽刺

作家善于用敏锐的眼光,尖锐的笔法去刻画人物心理,其犀利精致的心理讽刺,使人物形象具有立体感。《围城》中的讽刺幽默大胆借鉴,西方心理描写的技巧。对人物的心理进行细腻的观察和分析,深层次地进行艺术挖掘。如对老处女范懿装腔作势的心态在描写过程中格外细腻,辛楣说这儿太闷得很,没有玩儿的地方,范懿说:“可不是吗?我也很少谈得来的人,待在这儿真闷。”辛楣说曹禺是个伟大戏剧家,范懿快乐得拍着手掌道;“赵先生,我真高兴,你的意见跟我完全相同。”高校长进来,辛楣乘机把首席让出来,高校长想了想后不同意,仍旧要辛楣坐,辛楣不肯。高校长让给范懿,“范小姐只是笑,身子像一条饴糖粘在椅子上”。回去的路上,她几次设法要把同行的方鸿渐、刘姐支开,留下赵辛楣和她两个人走。她一会儿说桥太窄,让辛楣陪她走河底;一会说丢了手提包,让辛媚陪她回汪家去取。心理神态,逼真如画。既不失幽默,又颇具讽刺色彩。

其次,他还善于透视人物言行举止的心理基础,探索人物的内心世界,揭露出内心世界的丑陋之处,戳穿和嘲笑对象在言行举止上的虚假性。李梅亭在赴三闾大学就职的路途上所表现出的吝啬心理就很有讽刺意味。启程时,他抢着买低等船票,明明是为了自己省钱,却偏要撒谎骗取别人的好感。半路上,他因为舍不得用自己的新雨衣,便找借口用别人的伞,他带了一木箱药品,准备在内地的学校卖个好价钱,却不愿意给一些仁丹于身体不适的孙柔嘉服用。因为一包仁丹开封后就卖不到好价钱。但不给药服下,又显得过于小气。左思右想,忽然灵机一动,以一瓶鱼肝油丸给孙柔嘉服下,弄得她又一次呕吐。作家还一次次形象的描写,把李梅亭吝啬心理步步揭露。给人们以厌恶之感,平淡中却有讽刺意味 .

另外,钱钟书还善于把握人物心理,把复杂的人物感情编织于一起,形成微妙而又激烈的心理冲突,从而使人物性格形象的反映于书面上。例如第三章写到一次青年常识分子的聚会,便是一场不期而遇的心理战。这次聚会由赵辛楣请客,有苏文纨、褚慎明,董斜川,方鸿渐等人参力口。赵辛楣请方鸿渐的本意是为了使方鸿渐喝醉,在苏文纨面前出丑,以发泄妒嫉之情

3.比喻的奇妙生动与常识性的趣味

作品以细腻笔法勾画众生。精妙的明喻、暗喻。如第三章写到方鸿渐与赵辛楣斗嘴,只见唐小姐云端里看厮杀似的,悠远淡漠地笑着。方鸿渐忽然明白,这姓赵的对自己无礼,是在吃醋,当自己是他的情敌。苏小姐忽然改口不叫,“方先生”而叫鸿渐”,也像有意要姓赵的知道她跟自己的亲密。想来这是一切女人最可夸傲的时候,看两个男人为她争斗。自己何苦做冤家,让赵辛楣去爱苏小姐得了!苏小姐不知道方鸿渐这种打算:她喜欢赵方二人斗法比武抢自己,但是她担心交战得太猛烈:顷刻就分出胜负,二人只剩一人自己身边就不热闹了。她更担心败走的偏是方鸿渐:她要借赵辛楣来激发方鸿渐对自己的爱的勇气,可方鸿渐像这几天报纸上战事消息所说:保持实力,做战略上的撤退。以讽刺和暗喻当时的国民政府步步后退的抗日态度

4 .艺术总结

钱钟书学贯中西,常识渊博。《围城》中的比喻的喻体融入科学,文学,哲学历史、宗教,艺术,民俗,掌故等方面的常识。阅读此书,像进入一个繁茂的花园,令人目不暇接。编辑以非凡的想象力和广博的常识把喻体和本体巧妙的结合起来,使《围城》闪烁着智慧的火花。如编辑把方鸿渐和苏文纨的情谊喻为数学上的“两条平行似的直线不能交汇。在船上初次先容鲍小姐时,描写她“只穿绯霞色的抹胸、海蓝色贴肉短裤、漏空白色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而那些男生看得心头起火,口角流水,背着鲍小姐说笑个不停。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些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纠正为局部的真理,准确又生动。讽刺辛辣之至,力透纸背。对主动的苏文纨与被动的方鸿渐的接吻,编辑写到:“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代官场端綦蓉时的把嘴唇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大脚趾,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这轻轻一吻,编辑用了一个民俗方面和两个宗教方面的常识,表达近而远之的亲近,传达了人物在特定情境中的微妙心态,令人拍案叫绝。典喻的大量使用是《围城》比喻艺术常识性的体现。

学生对<<围城>>的象征意义的浅谈

《围城》一书具有浓郁的象征意味。作品的标题就是一个象征。借用了法国的一个谚语:城堡中的人想出去,而城堡外的人想进入城堡。这种矛盾的人生关系其实象征着人类的某种生存状态。但我想说的是,《围城》一方面是一个整体的象征,同时在具体细节和表现方式上也是很自觉地追求这种象征。象征作为《围城》的主要写作架构,是现代主义文学最基本的表达方式。钱钟书留学欧洲和写《围城》的时代,现代主义在欧洲正是发生、发展的时期。钱钟书在留学时期,对这些新的文学潮流是有所留意的,如《围城》中就列举了T·S·艾略特的创作,其他像乔伊斯和普如斯特的创作,对钱钟书而言,也不是完全陌生的。这些现代主义的象征方式对钱钟书的写作有影响,但这种影响不像后来中国作家对他们的接受,因为现代主义在钱钟书写作的时代,其权威性和经典性还没有确立起来。钱钟书对这些作家作品关注,但不盲从。所以,《围城》很难见到那种仿照和直接搬弄的模仿痕迹。象征在《围城》中是钱钟书式的,带有钱钟书自己的风格特征。它不像西方的现代主义创作那么晦涩消沉,也不像一些西方现代主义作品那么观念性很强。《围城》的象征有某种明晰的风格,象征无处不在,但寓意明确。同时,故事和情节在作品中依然占据很重要的位置,这也增添了《围城》的文学可读性。  

 最后,我想说的是《围城》是不是最优秀的第一流的作品,其实不是很重要,但作为一种写作探索,《围城》是有意义的

                                                       笔:张燕萍

引导教师 : 施小庆

我看<<围城>>的特殊性

下面结合《围城》谈谈我对钱钟书文学创作的看法。

我觉得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像《围城》这样的作品是少有的。在此之前没有,在此之后也没有。这部作品写的是大学高级常识分子。从生活角度考虑,大学生活一般比较平淡,没有什么戏剧性、故事性,写写短篇大概还可以,但要用30/40万字的篇幅,来展现大学生活,没有一定的功力,是很难写好的。即便写了,影响也不会大,最多在常识分子圈内传阅。而要突破这一读者范围,让普通读者都对这样的文学描写感兴趣,实在需要一定的发现眼光和讲故事的能力。像钱钟书这样兼具研究才能和创作才能的写编辑,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不多。有不少研究者和评论家,在文学研究方面很有成就,眼光很犀利,能够道常人不能道出的东西。但你要他自己动手创作作品,却难为他了。能够像钱钟书先生那样既有知识,又有文学创作才能的人,实在是很少。从这一意义上讲《围城》是一个有知识的作家的创作。不管这部作品的评价如何,作为一种类型的文学创作,也就是学者型作家的创作,是应该值得大家研究的。

那么,《围城》有什么值得大家特别注意的呢?我感到最应该值得大家注意的是《围城》提供给大家一系列特殊风格的人物,这些人物可以用钱钟书式的文学人物来表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不少优秀的作家,创作出了不少优秀作品,但这些作品中的人物大家未尝说得出他们的名字,更不会将他们与大家自己身边的人物直接挂起钩来,但少数作家作品中的人物却是例外。如鲁迅先生《阿Q正传》中的阿Q就是一个例外。大家将那些具有精神胜利法的人物,称之为阿Q式的人物。而钱钟书《围城》中的人物,也享有这样的特殊待遇。遇到那些志大才疏近似于妄人的常识分子,大家会联想到方鸿渐。遇到富有心计的女性,就会说这是孙柔嘉。对故作知书达理样的常识女性,大家会叫她苏小姐,对于那些不学无术的不堪之徒,则常常会想到李梅亭式的人物。可以说,钱钟书《围城》中的人物是对大学生活中的人物覆盖率最高的。只要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习性和这样的氛围还存在,人们就不会忘记钱钟书的《围城》。                                       

    笔:高枫彬

引导教师:施晓庆

<<围城>>的读后感

读《围城》,跟读一般的小说感觉很不一样。总觉得大师的作品吧,肯定是生硬晦涩,至少是我辈很难读懂的,要想读懂,也要摆上好几本字典在旁边,才能有读下去的勇气,《围城》不是这样,它通俗的可以,从身边琐事娓娓道来,总有那么一处是撞击到你尘世的灵魂。本来觉得 40年代的作品,是太公太爷辈的事了,想要找到一丝与现实相关的东西无异于到秦始皇的墓里挖计算机。谁知读的时候,它竟多次引起我的共鸣!很多的事情,就像是发生在身边;人物的心情,就像是从自己记忆中掏出来的东西,贴切的让人吃惊!仿佛去看心理病的人被人一下子戳中了心事一样,有几分不可思议,又有几分难堪,却还有几分爽快!

抨击人生病态,笑骂人性弱点。在这个领域来说,鲁迅应该算的上是鼻祖级人物了。鲁迅是严肃的,狠狠的提出问题,像是尖锐的猫爪抓的你鲜血淋淋,钱钟书则不然,他漫不经心的提出问题,就像有只手在轻轻的挠你,他挠啊挠,你笑啊笑……最后终于发现了!原来自己身上有只虱子!也可以这么说,鲁迅用的是锋利无比的匕首,一触见血,给人一种鲜血淋漓的感觉;钱钟书用的是尖锐的长针,乍看之下,对患部没什么用,但像针灸似地对准医疗部位刺下,刺得深,刺得透,一疼之后便觉舒畅无比,让人被刺得心服口服。一部好作品,就应该在某方面具有鲜明的特色,才能显示出编辑的独特个性和品质。契诃夫的作品追求辛辣幽默,欧·亨利追求精巧的构思,《围城》所表现出来的是钱钟书的学者式的幽默讽刺。                

    笔:陈志浩

引导教师:施晓庆

                                                       

读《围城》有感

你看《围城》中,谈话、吃饭、交友、恋爱、工作、家庭,全是生活中种种细节,极其普通的琐事,然而正是在这些琐事中,在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中,一个个活生生的生活场景,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呈现在读者眼前,是那样生动,艳活和逼真。方鸿渐的虚伪,赵辛楣的坦白,褚慎明的爱面子,苏文纨的媚俗,唐晓芙的纯真,孙柔嘉的狡黠,都一跃纸上,让人又爱又恨。钱钟书善于用洞烛幽微的笔触刻画人物心理,其犀利精微的心理讽刺,使人物很具立体感。范懿年华老去却乏人问津,一心想汪太太帮他做媒,却又装腔作势,故作矜持。一见到赵辛楣就原形毕露,“像画了个无形的圈子,把自己跟辛楣华围在里面,说话密切泼水不入”,回去的路上,她几次设法要把同行的方鸿渐、刘小姐支开,留下赵辛楣和她两个人走。她一会儿说桥太窄,让赵辛楣拍她走河底;一会儿说忘了手提包,让赵辛楣陪她回去取。又有幽默,又有讽刺色彩,妙哉!第三章写几个常识分子的聚会就更加叫绝了。赵辛楣一心想灌醉方鸿渐以泄爱人被夺之恨,谁知苏文纨对方鸿渐的关怀更教他醋上心头,褚慎明和方鸿渐在席上互相鄙视,相互拆台,褚慎明看到方鸿渐酒醉后呕吐,故意嫌恶的捂着鼻子,心生一种幸灾乐祸和摆脱的快感,“觉得自己泼出的牛奶,给方鸿渐的呕吐在同席者的记忆里冲掉了”,这种常识分子的丑陋灵魂,通过心理战昭然若揭,猛然外化的手法,显示出钱钟书讽刺幽默的高超、犀利。

除此之外,书中大量精妙的比喻也运用的非常巧妙,为小说的幽默效果增色不少。例如苏文纨刚出场时,编辑对她复杂的心情的描写:“那时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得太名贵了,不肯随便施与。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忽然发现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如写李梅亭的肖像:“李先生脸上少了那副黑眼睛,两只大白眼睛像剥掉壳的煮熟鸡蛋。”多么令人恶心。还有如“鸿渐饿得睡不熟,身子像没放文件的共事皮包,几乎腹背相贴。”是多么的形象。再如写苏文纨和曹元朗的婚礼场面和二人的窘态:“曹元朗穿了黑呢礼服,忙得满头是汗…我只怕他整个胖身体全化在汗里,象洋蜡烛化成一滩油。苏小姐也紧张难看…新郎新娘脸哭不出笑不出的表情,全不像在干喜事,倒像——不,不像上断头台,是了,是了,像公共场所”谨防扒手“牌子下面那些积犯相惩的表情。”简直惟妙惟肖,其诙谐幽默的效果,真的令人忍俊不禁了!  特别是描写鲍小姐的形象,“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看起来虽然你能把人的眼泪都笑出来,实际上是在批判鲍小姐留学出洋,一无所得,只学了一些淫荡的功夫回来。幽默的笑料背后隐藏着多么深刻的讽刺意味!

   笔: 王  

引导教师:施晓庆

 

 

教师评价:

第一组的同学们从课题一开始就遇到了不少的困难,怎样合理分工、如何理解作品、怎么完成结题报告……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磨练,在这个磨合的过程中,有争执有矛盾有理解有收获,感觉整个研究性学习的过程既是学习的过程也是他们成长的过程。另外,如他们自己所说的,研究性学习注重培养思维能力,特别是创造性思维能力的方法和途径。在阅读、研讨的过程中,学生对自己所学的常识有所选择、判断、说明、运用,从而有所发现、有所创造,相信这种收获会让他们终身受益。

                                                                                                                                      引导老师:施晓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