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0-360bet体育-best365体育app

您的位置 >> bet360 >> 学校概述>>校友风采>> 正文

阳光,出现在峡谷尽头——竹中学子陈家骅

发表日期:2007/5/30 7:30:44 出处:佚名 编辑:佚名 有2168位读者读过

---记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副教授、博士后陈家骅

法国大仲马曾这样说过:“开发人类智力的矿藏是少不了需要用患难来促成的。”

英国博物学家赫胥黎也发表过类似的看法:“有哪一个聪明人会否定苦与忧愁的锻炼价值。”

在历史的长河中,无数事例都证实了这两句名我的弟弟、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副教授、博士后陈家骅的成长历程,也足以说明上述的观点。

 

黯淡的童年

    1960年,正是这个全国人民蒙受自然灾害侵蚀的艰难年头,陈家骅在溧阳市的挑湖之滨—别桥镇诸里村出生了。当时,我父亲在距别桥十公里外的后周医院做行政管理,母亲在别桥小学做教师,父母两地分居,无法亲自抚养这个孩子,只得把他托养在一个边远的山村的农民家里。父母亲的工资收入都不高,却要维持一家九口人的生活,对这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孩子,尽管他排行最小,也无法给予特殊照顾,只能让他勉强图个温饱。春去秋来,他在远离父母的偏僻山村里度过了整整四个寒暑。1964年,父亲因患癌症离开了大家,祖母又相继去世,我母亲从此陷入了困境,沉甸甸的生活担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省吃俭用,压缩开支,还是入不敷出。于是,陈家骤从乡下领了回家,母亲无暇顾及,便让我停学在家照顾弟弟。一年过去了,母亲不忍心让我就此失学,征得学校领导的同意,便把家哗带着上班,让他坐在一年级的教室里。说来也难以叫人置信,五岁的孩子,上

课时不但不吵不闹,还能和其他学生一样认真听课,举手答题。期末考试时,教师给了他一份试卷,他居然得了个满分,且位居班级前茅。教师们十分惊奇,学校里议论纷纷,我母亲当然很高兴,干脆就让他随班读下去。就这样,在一般孩子还在母亲怀抱里撒娇的年龄段里,陈家哗却迈动了摇摆的脚步,开始了一生的学习生涯。

    转眼进入了“文革”的疯狂年代,急风暴雨铺天盖地

地卷来,学校停课了,母亲被关进了“牛棚”,陈家骅一下子从“小天才”滚进了“黑七类”。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虽然照旧背着书包上学,可往日的小伙伴都以无可奈何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放学回家,他不想走出家门,也无法理解这纷乱的世界。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实在无事可做就翻箱倒柜,于是,一些报纸旧书便成了他寂寞中的良友。科技书刊也好,文学作品也好;看得懂的不放手,看不懂时囫囵吞枣。从“消遣”起步,逐渐变成了“爱好”,最后终于“入了迷”。在煤油灯下,他手不释卷;熹微的晨光里,他手里拿的还是一本书。没有谁去过问他,他生活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只有隔壁的李老太禁不住赞叹地说:“陈家出了一个书呆子!

  那年头,学制上不断翻新,小学读五年,中学读四年,陈家桦十四岁就读完了初中。在别桥中学,他成绩优秀,依旧名列前茅。数学教师特别赏识他,说他在数学上具有“超人的感悟能力”。毕业时,由于成绩出众,品德优良,学校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为由,推荐他继续读高中,但终于因为“社会关系不好”,他只能被关在校门之外。

在社会大学里

在那黑白颠倒的年代,我母亲的所谓问题硬是迟迟不得解决,全家被蒙在灰色的阴粗下。家庭经济更窘迫,甚至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怎么办?这样的家庭能向准求援?为了生活下去,大弟家农跟着人家去了青海,十四岁的小家骅也不得不走向社会,投进生活的漩涡。母亲含着泪托人帮他在澡堂里找到个临时工,旁的不会干,就专门给浴客拣拖鞋;到了淡季,澡堂生意清淡,临时工都被辞退,家骅又被人先容到油米厂烧锅炉。正是赤日炎炎的夏季,人们闲坐着尚挥汗不止,陈家骤却要在难耐的高温下跟着大师傅打转。一天干下来,实在精疲力尽,可他只是咬咬牙挺过去,从来没有口L}一声苦。在三年多的日子里,他还当过泥瓦匠的小工,在杂货铺里站过柜台。尽管工作不断地更换,却有一点没有变,那就是一有空就扎进书堆里,历史、地理、理化、数学,学到的常识确实不少,可成堆的问题常常苦恼着他。谁知道,“车到山前自有路”别桥镇有不少高中生闲居在家,他们常常来我家串门,于是便成了陈家骅的义务教师。

    “为什么硬水中加入石灰便能使硬水软化?”,“《红楼梦》明明写的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事,为什么说它是反封建的?

    他如饥似渴地在知一识的海洋里探求、思索,不断扩大着自己的视野,完全忘记了自己眼前的境遇。

    家骅长大了,一天天长大了,他开始走向成熟。平时,他沉默寡言,却学会了思考。三年来,他接触了社会,听到了许多骇人听闻的事,也看到了许多百思不解的人。他觉得社会上的种种丑恶现象常常和愚昧无知联系在一起,落后和贫穷是一对分割不开的双胞胎。他又深深地感到个人的命运和祖国的兴衰是那么息息相关他不仅在考虑自己的前途,也为祖国的前景发愁。不过他获得的那些常识告诉他:真理一定会战胜邪恶,光明终究能驱除黑暗.这,无疑给他日后的奋斗增强了信心。

终于阳光灿烂

一声春雷,祖国大地复苏了。风雨过后,一片阳光灿烂。1976年,我母亲被彻底平反了,全家沉浸在欢乐与喜庆里。七七年,最关心大家一家的舅父在bet360任教,为此母亲萌发了这样的念头:“还是让家胖跟着舅父去读书吧,多学点常识总归有用的。”可是,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bet360的高一新生早已收满了,在舅父的再三恳商下,学校领导了解到陈家骥那段坎坷的经历,就把他破格录取在高二年级就读。这可不是“搬家家,做游戏,”这需要真刀真枪地干啊!“既然来读书,可不能专为图个名,要学点真才实学才能有所作为。”舅父一向对他的要求很严格。为了使他跟上班,特地给他借来了一套高一课本,要他白天跟班上课,晚上和空余时间就补习高一的课程.陈家哗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凭着他那股肯吃苦的劲儿,不仅能够跟上班,而且在期中考试成绩揭晓时,他居然在高二年级五个班级里遥遥领先,位居全年级第二名.全校师生都对他刮目相看了,他以自己的勤奋好学和忠实诚恳赢得了教师的好感和同学的信任,从此,他一步一个脚印地爬上了一个又一个新台阶。溧阳举行了全县语文、数学、理化常识竞赛,他一举摘取了语文、数学两门学科的桂冠,

还同时取得了理化学科的第二名。他代表溧阳县参加镇江地区的数学竞赛又载誉而归,获得第二名;随后,他又被镇江地区选拔参加江苏省数学竞赛,结果获得了三等奖.一九七八年,在全国拨乱反正的大好形势下,高校恢复了招生考试,这个只一年高中的高中毕业生参加了统考,他以数学96分、化学96分、物理98分的优异成绩,被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录取。

    陈家骅终于跨进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在科大,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包子,埋头啃书的书呆子。祖国的山山水水似乎与他无缘,图书室的灯光烛影却时时陪伴着他。科大的学制为五年,他读完四年就因成绩优异而取得了提前一年毕业的资格,随后又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中国科学院系统所录取为硕士研究生。   

几乎是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他接到了母亲病逝的噩耗,这真是晴天霹雳啊!他痛苦地站在母亲的灵前,喃喃地说:“我一定要作出让您满意的成绩,以慰在天之灵!

北京,风光旖旎,是举世瞩目的名城,它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中科院,人才荟萃,聚集了全国的科技精英。陈家骅无暇去观赏这个学问古都,只是一头扎进新的科技天地里作着无悔的追求。中关村系统所宿舍的对面,正是当年陈景润孜孜以求的十平方米斗室,每当夜深人静,他就深情地望着对面而思绪翩翩,祖国、人民、家乡、母亲,这股无形的动力强烈地冲击着他。他盯食宵衣,在成平教授的引导下,进行数理统计方面的理论研究,陆续发表了五篇学术论文;他所在的研究小组,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86年,改革开放的春风给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带来了勃勃生机,也给陈家骅带来了出国深造的机会。“梅花香自苦寒来”他怀着浓浓的乡情、亲情和报效祖国的赤诚之情,来到大洋彼岸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统计系攻读博士。在导师吴建福教授的引导下,进行实验设计方面的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发表在颇有影响力的国际学术杂志上,并为许多同事所引用,最近已被收入计算机统计App中。

诚如陈家骅自己所说,他这一生旁的事不会干,只会和书本打交道.取得威斯康星大学博士学位后,他又马不停蹄地前往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做博士后,并在该大学统计系任职。1996年受聘为副教授。近几年,他的研究领域不断扩展,也不断有新的科研成果,连续多年他取得的科研基金在加青年研究工编辑中居于前列。他带教的博士生已有一名毕业。前后发表的学术论文计有三十余篇。他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在会议上作专题报告,也曾多次被邀到各大学讲学。1993年接受国内大学的邀请分别到清华大学、东南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讲学,受到听讲师生的热烈欢迎,并获得一致好评。

“陈家骅出头了!”老家的乡亲们这祥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